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警示教育

“拦路虎”变身“保护伞”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间:2019-07-10

2019年6月10日,站在被告席上的浙江省玉环市交警大队清港中队原指导员龚德芳泣不成声。这一天,因犯受贿罪,他被玉环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这名曾经的省级优秀人民警察,是怎么走上了歧路?

巧思妙想“拉赞助”,掩耳盗铃实受贿

龚德芳自幼家境贫寒,靠着父亲蹬三轮车卖水果的微薄收入,供其上了学。参加工作后,龚德芳积极上进。2014年4月,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不到30岁的龚德芳被提拔为龙溪交警中队副中队长兼沙门工作站站长,全面负责龙溪、沙门两个乡镇的交通管理工作。

刚上任不久,龚德芳就发现了辖区内一纸箱厂的运输车辆屡屡出现超高、超宽等违规问题。几次执法之后,中队民警曹丹(另案查处)献上了一个生财的“妙计”——收“赞助费”。

龚德芳也认为自己刚上任,应该想方设法激发下属的干劲、树立自己的威信,提高福利待遇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便默认了这一做法。但碍于脸面,他全权委托曹丹与企业主商谈细节,并在当年年底如愿收到了该企业送来的1万元“赞助费”,第二年收到了2万元……

同样的场景也在临近的沙门镇上演着。张某名下经营的工程运输车队成了龚德芳的目标。几次严查施压之后,为了获得交通查违方面的关照,张某主动找上了门。

龚德芳直接提出不实际出资但以协警名义入股张某的车队,每年以一辆车的利润作为分红“赞助”中队。张某当场否决了这一做法,但又不敢得罪“过路神”,表示愿意换一种形式进行“合作”——逢年过节直接送钱过来。

经查,从2014年到2017年,龚德芳伙同曹丹共同收受张某人民币22.5万元,其中龚德芳分得12.5万元。

以赞助为名,行受贿之实。龚德芳从一开始碍于脸面幕后操作,到后来掩耳盗铃变相受贿,最终演变成了明目张胆主动出击。

2015年,沙门镇一采石场生意红火,进进出出的运输车络绎不绝。知晓这一情况后,龚德芳与曹丹商议故意在采石场的进出路口频繁设卡检查,超重、石子抛撒一律扣分罚款,致使采石场采出的石子外运不畅,生意一落千丈。

吃尽苦头的采石场负责人王某某事后才明白其中“缘由”,便同意每月交给龚德芳2万元。直到第一笔2万元到手后,龚德芳才同意撤销设卡。

面对诱惑“舍不得”,心甘情愿被围猎

贪欲之门一旦被打开,便如洪水猛兽。长期以来,龚德芳一边“卖力”地组织开展各种交通检查,一边心安理得地接受源源不断的“赞助费”。

经查,2014年至2018年间,龚德芳利用查处交通违法行为的职务便利,多次索取他人财物,并伙同曹丹或单独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同受贿数额人民币36.5万元(其中龚德芳分得19.5万元),单独受贿数额人民币25.6万元。

在向龚德芳行贿的众人之中,张某某(另案查处)最为特殊,除了出手阔绰,两人的交情尤为“深厚”。不过,二人的初次接触却充满戏剧色彩。

2014年,在一次交通执法过程中,龚德芳扣留了张某某承包的一辆超载混凝土运输车,这让张某某十分恼火,直接冲到工作站找龚德芳理论。“我这是在执法,你超载了,按规定就是要处理。”龚德芳义正词严地表明了态度,并作出罚款2000元、扣6分的处罚。

没想到,两天之后,张某某又找到了龚德芳。“拿了5条中华烟到了龚德芳的办公室,算是道歉认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某某曾因寻衅滋事被判处有期徒刑,那时候仍处于缓刑期,自然不敢得罪龚德芳。

后来,张某某就成了沙门工作站的常客,喝茶、吹牛、聊天,他们越走越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让他们关系加速升温的还是利益二字。

为了让龚德芳对自己承包的运输车队违法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万、2万、5万……张某某分7次送给了龚德芳人民币13万元、购物卡1.8万元。

惩腐拔伞“出重拳”,幡然醒悟梦一场

2018年10月,根据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部署安排,玉环市纪委监委对全市范围内查处的18个黑恶势力团伙进行排查,看背后是否存在“保护伞”问题。

很快,长期霸占混凝土、黄泥运输行业的张某某黑恶势力团伙成为了重点排查对象。

与此同时,龚德芳如坐针毡。他听到了市纪委监委对其进行调查的风声,预感到自己恐怕“躲不过去了”,便于2018年11月26日主动到市纪委监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投案自首,主动退出赃款45.1万元。

2019年1月,龚德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翻开龚德芳的简历,更是让人唏嘘——大学时期就加入中国共产党,30岁不到便在公安队伍中成长为一名中层干部,也曾多次立功受奖,并获得“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称号。然而,这位85后的人民警察最终却将自己一步一步推向犯罪的深渊。

一个非要送,一个好像不得不拿。龚德芳在悔过书中写道:“这些所谓的兄弟、朋友无不是与车辆或道路运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不是想和我拉近关系好为其带来帮助或便利,如果我的职业不是交警,如果他们所从事的是与道路运输毫无关系的事情,那么他们还会和我成为兄弟、朋友吗?”

答案显而易见,这不过是将赤裸裸的交易披上一件兄弟朋友情的外衣罢了,他们所追求的无非是自己的利益。

这样的醒悟似乎有点姗姗来迟,但对其他党员干部来说,却是当头棒喝。(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周大力)


打印 收藏 关闭